第一百零四章_任务又失败了
笔趣阁 > 任务又失败了 > 第一百零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四章

  第104章“第一百零四章

  对于boss直聘,星期日表示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考虑。

  这也是很正常的,除了跟着星穹列车走这个选项看着比较正常之外,其他的下个选项听起来都有点…

  星核猎手暂且不提,从匹诺康尼的话事人变成游戏工作室员工么

  星期日倒是并不介意这份工作,他也觉得在这个工作室中能够接触到的东西和概念,都确确实实是能够帮助到他的。

  但是,他想起最近这两天在医院里呆着,因为无聊而上手的《精灵世界》,又焰到自己在朝露公馆的家主大厅内摆放的那个黄金的时刻的沙盘。

  哪怕之后的工作不涉及这些专业,他也仍然从对方建模之完美和自己的捏的那几个兵人的bug百出的对比中感觉到了一点压力。

  按照星期日对自己的要求,他向来是想要让自己一个人干一个团队的活并东偕到最好的。

  所以伴随着压力而来的还有因为挑战而生的少许跃动的野心和兴奋一一他确信自己已经有了偏向,只是要做最后的考虑,比如说匹诺康尼,比如说…...知更鸟。

  星期日在思考未来的时候,知更鸟被雾青请去了一家重新开门得比较早的咖啡馆。

  现在整个匹诺康尼的运转流水线还没能重新搭起来,因此咖啡馆虽然开门并日仍然如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发生时一样金碧辉煌,但是菜单上的菜品能上的就只剩下了

  款。

  雾青选了一款可可含量不高的热巧克力,额外还要了一份坚果冰激凌球。

  在含糖量本就不低的饮料中继续添加额外的热量,这件事令雾青心情颇好,她将浓厚的奶味、甜味以及由可可和坚果共同制造出的浓郁的带着特殊油脂芬芳的饮料在整个口腔中过了一下。

  啊一一好喝。

  知更鸟为了保护嗓子,就只点了一杯温开水,不过她看向雾青那杯顶端的冰激凌正在慢慢融化的热巧克力的目光也很明显地表达着她其实也挺想这么放纵一下热卡摄入的。

  她对于雾青为什么要拉自己来这儿还算是有数,毕竟之前雾青也发了几段音频过来让她听,再考虑到她本人在「拯救世界“之外的工作,那也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可能性了

  “是的,知更鸟小姐,是一款音游。“

  雾青说。

  “里面的音乐,您先前已经听过几首了,愿意在百忙之中抽空和我在咖啡馆中见面,应该就算是对这几首曲子比较满意了?“

  知更鸟点头,说起音乐来的时候,她脸上的自信会更明显一点。

  “喝,我很喜欢,这款摇滚和我之前玩过的不太一样,不过非常好听,情感也相当充沛,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曲子。“

  她捕着嘴唇笑了一下,然后说:“其实,我甚至还有一点想要邀请为您创作这些曲子的音乐家和我一起登台表演…...不过,我之后一段时间的演出或许是要修改日程了“

  匹诺康尼的变故太大,曾经压在兄长肩膀上的责任,先她要接过来一部分。

  虽然不是全部,但也…

  知更鸟际了眨眼,将那些不是非常愉快的情绪从眼底压灭。

  雾青:“其实,我也很想听您和他们的合作一一这支乐队叫做机械热潮,来自严寒星球雅利洛六号,魔芋爽工作室的新音游就是以他们为原型设计的主角。“

  她将一只已经下载好了文件夹的全息头盔递给知更鸟:“知更鸟小姐,或许您可以试试看?“

  一一在雾青身陷匹诺康尼的这段时间里,和雅利洛六号一起搞音游的那个团队也算是拿出了成果。

  这还是第一份雾青没有从头到尾跟着的游戏,不过,她挑着闲暇的时间在自己体验过了大部分主线和三分之二的支线,觉得还不错。

  另外,砂金严选这一道筛查也一样过了一一事实上,俏若不是他说自己打算在之后好好享受一番在办完了事情之后的休假,所以要先把一些比较要紧的事情同裸翠、托帕交接完毕,他这会儿本也应该在这间咖啡馆中。

  毕竟,魔芋爽工作室和公司是有合作的,而一直以来最重要的对接人就是他。

  这也算是砂金的工作之一了。

  雾青对此颇有微词:才刚刚从医院里放出去的人就要去工作交接班,哪怕之后是放假呢…...星际和平公司这事做得是真的相当不地道。

  她等着知更鸟体验游戏,毕竟哪怕游戏内外的时间流速相差还蛮大的,但毕竟游戏开服的时候需要放出来的更新量相当不少,因此就算过得再快也需要等待。

  雾青很有耐心。

  她用银色的小茶匙将已经变为半融化状态的冰激凌百起来一点。

  冰激凌上头沾着浓郁的巧克力色,巧克力的香味也相当浓郁。

  好吃。

  她心想一一在没有了苏乐达之后,匹诺康尼确实失去了美食方面非常重要的宣传,但其实食物的水平也没有下降太多啦。

  不过苏乐达口感和澡味确实经典东特别。

  希望等翅粉和虫类提取物的事情过去之后,匹诺康尼还能够推出更多的气泡水一一毕竟,在苏乐达还没有出事之前,另外一款和它短暂地竞争过一段时间市场的含气泡饮料名为苏打豆汁儿。

  哪怕是仙舟人。

  哪怕从小也喝苏打豆汁儿。

  哪怕我仙舟自有滤镜在此。

  雾青也绝对说不出希望在苏乐达倒下之后让苏打豆汁儿抢占市场这样的话。

  一一要是真有人抱着这样的心思,她会觉得对方大概是愚要害死全银河的人。

  大可不必了属于是。

  不过,很难说在经历了这么大的事件之后,匹诺康尼能否重新获得消费者们的

  信任,然后将品牌重振:毕竟苏乐达里面添加了东西是实际发生的事情,而在他们退出市场的这段空窗期里,要说星际和平公司完全不会动手抢占市场,那也就太过高估公司的道德水平了。

  说起来,最近的匹诺康尼也确实远远不如之前繁华一一从新开业到现在大概也有那么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但是人流量始终都没能恢复到先前的水平强,甚至还不如先前的二分之一。

  雾青觉得有些奇怪:明明不是已经有一位星神为匹诺康尼的未来做出了安全保证了吗

  就算进行保证的这位星神实际上是很不靠谱的阿哈,但在普通人眼中,他们看到的星神就是秩序的太一啊。

  那可是太一啊!太一的信誉还是很有保障的好吧

  不过,或许是亲眼看见虫群的冲击实在太过强烈了吧,毕竟寰宇蝗灾已经是发生在好多个琥珀纪之前的事情了,一些不那么幸运的文明都已经在这个时间尺度内经历过了从兴到灭的一整个轮回轮替,大多数人完全接受不了这种恐怖的“袭击“也很正常。

  毕竟星神呢,人类这辈子想要遥见一次星神都很难,严格来说这完全就是买彩票的概率一一除非加入建材物流部,那么公司的运输船队会直接将你送到琥珀王身边瞬仰那巨大的、岩石和琥珀组成的高大形象。

  谁都不会觉得,在自己遥到了一次麻烦而这次恐怖的麻烦由星神解决了之后

  他们还有运气在遥到这位好心的星神第二次。

  又不是仙舟这种长寿的赛博魅魔,能直接和药师先后重复相遇上五次。

  雾青的思绪逐渐散漫开来,就像是仙舟茶室之中会放置的那种博山炉中缓慢散出来的青紫色烟气一样。

  缭绕、淡薄、像是一张看不到孔眼的网一样散开,飘得到处都是。

  直到坐在桌子对面的知更鸟摘下了全息头盔。

  到了雾青这个级别,哪怕她是一路以火箭似的速度蹿升上来的,也多半锻炼出了对方进入下一环节,自己就算在出神也能跟着一起进入下一阶段的能力。

  她的回神只在须奥之间,并随即对着知更鸟露出一个八颗牙齿的灿烂笑容:“知更鸟小姐,您体验下来的结果如何呢7“

  大概是游戏内的音乐摇摆感太强,知更鸟在摘下了全息头盔之后也仍然有一点儿摇头晁脑的,甚至鼻腔中还很轻很轻地哼着一支曲调。

  雾青通过这首曲子的旋律判断出,她应该是直接全通了第一章。

  大概在第一章第四节的时候玩家就需要走上两段小小的支线剧情来开启两个养成副本…...将这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加在一起来看的话,知更鸟一下子过到了第一章章底,甚至连boss战都磨过去了,这还真的挺肝的。

  也侧面证明了她玩得还挺上头一一哦,当然,如果在今天之内她会开启第二章的游戏,那就表明留存率大概会达到一个相当不错的数值。

  “喜欢的!“知更鸟兴奋地说,她的眼睛很明亮,“我好喜欢那个挑染了蓝紫色头发的姐姐,她在现实中的名字也是叫希露瓦吗“

  雾青点头:“对,希露瓦.郎道。雅利洛六号那边希望能够将他们数百年来和寒潮、和星核对抗的过程记录下来,所以这里提到的很多都是实名一一根据真实内容改编,不过,倒也没有那么的一比一还原就是了。“

  她相信知更鸟既然生在家族的氛围中,就不会对所谓的政治斗争一点儿敏感性都没有。

  说到这里对方应该也就已经知道了。

  有点隐藏起来、不足为外人道的故事。

  但是占比并不多。

  尤其是,在星穹列车和这颗星球打过交道之后,按照列车组的金水好人人设

  这颗星球上当前的执政者以及治下文明也是能够被发上一价含金量极高的金水的。

  知更鸟也确实听出了这层意思,她笑着点点头:“这样呀,那倘若以后有机会

  看来我也要往雅利洛六号走一走。诶呀,哪怕只是体验了一章剧情,我就已经对这颗正从冰雪中复苏的星球产生向往和探索的情感了,雾青小姐,您和您的工作室在制作游戏这方面,可真是一等一的翘楚。“

  雾青大大方方地接下了这句夸赞,她对着知更鸟竖起一个大拇指:“或许哪一天知更鸟小姐你真的可以去哦,雅利洛六号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你大概会喜欢的。“

  知更鸟非常干脆利落地答应了合作,然后说:“除了音乐之外,舞台设计、歌词还有动作捕捉这些,需要我帮忙吗?“

  她将这些话说出口后一秒就反应过来不对:魔芋爽工作室拿出来的成品已经非常不错,哪怕是她都无法从专业层面上挑剔出太多问题,她帮忙的话…...其实也不一定能提升多少,或许还会影响对方的团队配合。

  于是她轻轻吐了下舌头一一用不怎么淑女但却非常亲昵、很朋友的姿态小声对雾青说:“不好意思,我说得太快啦。“

  雾青笑着眯眯眼睛:“没有啦。如果知更鸟小姐能加入我们这个草台班子,这可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一一不过我担心您最近还要忙别的事情,只怕如果这个也做那个也做,就要忙得转不过来了“

  知更鸟耳下的小翅膀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脚颈,她说:“的确…...有一点点

  哥哥熟练的公务,我却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啃,虽然现在还有哥哥在一旁帮助,但是哥哥迟早是要离开匹诺康尼的。“

  她说起这件事,露出少许难过的神情来。

  “雾青小姐,我…...“

  雾青知道她要说什么一一无非是与星期日有关。

  “我知道只有离开了匹诺康尼,哥哥才算真正离开了束缚他的笼子,也不是第一次和哥哥分开,但是这一次…...“

  之前的每一次,她要上台表演的时候,都会给哥哥发消息,而其中很多次,星期日都会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出现在台下,用那副矜贵的脸和通身的气质为她摇晃荧光棒,还会笑着大声喊“知更鸟最棒“,甚至还会出现在台后,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手帕,一点一点帮她将头顶的天环擦拭干净。

  她知道哥哥随时都会来找自己。

  就像是她的脖颈被那颗流弹射中的那次,她迷迷糊糊地从病床上醒来,第一眼

  看到的就是坐在病床边上等待着的星期日。

  可是现在…

  雾青安安静静地听她说着。

  她深知此刻自己最好不要插嘴。

  知更鸟又自言自语着说了一些话,她需要的也只是个倾听者,坐在她对面的位置上,看着她、听着她将这些早晚需要放开的烦恼一点一点用言语倾诉的方式讲出来,不让它憨闷在心底而已。

  她说了蛮多的,感觉到口干,于是端起温开水吨吨吨就喝了半杯,将杯子放下之后,她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啊呀,这样就好受多了。谢谢你雾青小姐,愿听我说这么多。“

  雾青摆摆手:“这点小事而已不足挂齿一一倒不如说,我才应该感谢知更鸟小姐,在百忙之中仍然愿意抽出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来和我谈游戏方面的合作。“

  她看着知更鸟伸手,像是打算将那个她刚刚用来体验全新音游的全息头盔还回来,又将那个头盔朝着知更鸟的方向送过去:“这是送给您的,知更鸟小姐,我不确您有没有购买最新一款的全息头盘,但是一一这一款,它意味着的其实是一个态度。

  “其实你们兄妹也未必不能见面呀,靠着全息游戏就可以了,或许,你们还可以在《精灵世界》里面搭一栋只属于你们兄妹的住宅,然后将一整面宽阔的墙用于鸟类保护治疗研究“

  知更鸟脸上在很短暂的瞬间闪过讶然的神情,随后她点点头,双手在胸前交握,纤细白皖的手指交叠在一起,做出一个类似祈祷的姿势:“嘲,谢谢你!“

  在这款目前尚且在几个名字中纠结犹豫未能敲定的音游项目上,雾青并没有打算花太多的心思。

  毕竟她一开始也没有多么认真地参与其中,现在也不会过分插手,在快要进行第一阶段的收工时去抢其他员工的功劳。

  因此在将知更鸟的意见给过去之后,她为魔芋爽工作室中专门负责各处找歌手

  进行录歌的那几个买了来匹诺康尼的车票,顺便刷了房费。

  而在等待这几个到匹诺康尼来的过程中嘛…

  虽然此时的匹诺康尼的恢复进度只到了百分之六十左右,但闻名寰宇的盛会之星当然不是普通星球可以碰瓷的,如果只是算奢依品店的数量的话,那么光是黄金的时刻就能把仙舟罗浮必成渣渣。

  她觉得自己好歹是个「局外人“,至少从理论上来说,她本应该是个「局外人“,来这儿的主要目的应该是享受假期。

  那么,既然她先前被卷进了忙忙碌碌的东奔西走之中,甚至为此还把自己搭进去了不少(指被阿哈感染得愈发严重而成为欢愉令使),现在就应该是正儿八经的放松时间了。

  她去了黄金的时刻,走到奥帝购物中心楼下沉梦商街。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匹诺康尼已经变得不再安全,并非常坚决地选择离开了这里,顺便在心底对自己发誓日后再也不会回来一一然而仍然有不少的人选择留了下来

  胆大之人随时都有,况且那群巡海游侠一个个的都对匹诺康尼还挺感兴趣。

  所以这儿竟然意外的还挺热闹,人不少。

  沉梦商街在不久之前还只是[皮皮「皮皮西的沙龙],提供一些外面不是很好买的可口的酒水,非皮皮西人的话就要靠着非常罕见的会员卡才能进入了。

  但是现在,全匹诺康尼都没什么客人了,能有人愿意来就算是顾容大爷给面子照顾生意,也没什么别的可说,于是[皮皮.皮皮西的沙龙]就这样在悄无声息之间改了名字,变成了所有人都能来的沙龙。

  星就和雾青约在这里。

  约在这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喝酒。

  当然,也不是为了喝那些不含酒精的饮料一一星表示自己平常虽然也有点宝宝巴士,但还不至于宝宝巴士到这个程度。

  雾青走过去的时候,星已经占好了位置,她在一张圆弧形的、柔软的、内衬为橙红色的沙发上坐着,高高举起手。

  她身高本来就高,哪怕是在巡海游侠堆里面都不显得矮,外加上手长脚长,举起手来之后竟然就像是竖起了一根旗帜一样,雾青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她正在摇晃着的手。

  她走过去,发现虽然重点不在于喝酒或者喝点别的什么不含酒精的饮料,但是星仍然还是点了饮料的。

  现在的大家都或多或少对于苏乐达一类的饮料颇有意见,因此星就选择了尝试一般来说列车组不会让她喝的一一酒。

  她点的甚至是烈酒,但是雾青此时不知道,她把酒水表面的那点泡沫当成了奶盖,谁叫酒吧的灯光那么晦暗。

  星给雾青点的则是一杯青提饮料一一里面加了暴多的果肉,以至于酒水本身的酸甜味都快彻底被水果的纯甜味给该过去。

  是冰的,超大杯。

  怎么说呢…...如果只从甜度角度来判断的话,雾青会觉得这杯鸡尾酒真的很棒一一喝起来也确实很棒,就是青提果肉切得有点大块,她用吸管很难成功吸上来。

  「好了,诸事落定。“

  星说的诸事落定是真的诸事落定:陷在忆质吸积盘中,但也因为那黑洞似的流速而没有在时间中考去多少的无名容拉扎莉娜女士现在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哪怕她仍然活着,她的状态也并没有很好,现在仍然在床上沉睡;而匹诺康尼的梦境世界中

  那些原本在爆炸了的瞬间令星痛彻心扉的、还没来得及拿走的宝箱和解密,现在也全都被心有余悸,硬生生被搞出ptsd来的她给一个一个地全部打开、收进背包里面去了

  她转了转脑袋,将那顶盖在头上的帽子摘下来,转而戏很多地为自己戴上了一剖墨镜,用中指推着墨镜中间的横条,将它好好地架在了鼻梁上。

  这位在一瞬间就变得非常具备教父气场的美女双手环胸,靠在沙发上,将下巴拿起得高高,对着雾青努了努嘴:“现在也到了该好好审讯你的时候了!“

  一一她先前就说了,雾青身上绝对有什么问题,等到匹诺康尼此间事了,她是要好好审问她一番的。

  其实针对到底是什么问题,星心中隐约有些猜测:至少她知道大概是什么方向的。

  于是,她并没有喊上三月七,更没有喊上丹恒,而是很给自己的这位好友留面子的,只让她对着自己一个人陈述罪状,坦白从宽。

  星:“速速如实招来。“

  雾青深吸一口气,但发现当现场出现的是第三人的时候她是真的很难彻底放下那点子扭捏。

  她倒也不是真心愚要瞒着星,于是反复张口几次,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就只是结结巴巴的:“嘲…...那个、我…...“

  看到她这副表情,星心说这还用再逼问吗?就算是帕姆,不,就算是仙舟上的谛听都能够知道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星不着急,她拿起面前的杯子痛饮一口,碌掉嘴角上沾着的酒沫:“你要多少时间来组织措辞2“

  虽然星把架子摆得还挺大,语气听着也和「和善“这两个字完全不沾边,但是要用这样的架子吓到雾青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她比谁都知道星其实特别容易心软。

  “哎呀…...就是…...一点个人问题,无关大局。“

  她这么说着,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掏出来看,发现是砂金。

  砂金:交接工作完成,休假模式开启

  砂金:匹诺康尼变得好冷清,没什么意思,很多店也都没开

  砂金:你在哪?热闹吉

  雾青顺手就把定位发了过去。

  雾青:还行,至少这儿还挺热闹

  原本用来举办皮皮西沙龙的酒馆中打光其实不怎么好,这种不算很中心也不算很角落里的沙发上,就偶尔会被光照到一下。

  而星刚好,借着一道投射过来的光,看到了雾青在低头发消息时,嘴角下意识拿起来的一点弧度。

  哦,好像也算不得一点弦度。

  因为这笑容的弧度好像还挺大,就像是…

  星想了想之后,想到一个绝妙的类比。

  就像是银狼在难得抽卡不歪并且还十连双黄了之后将抽卡页面进行了截图,随后不定时地将这张截图拿出来反复品味…

  总之很不对劲。

  毕竟众所周知,抽卡的时候要是欧了,那么这段抽卡的记忆就会变成银狼的宝贝。

  星:“在和谁聊天呢7“

  她的语气倒也没有变得很危险,就只是…...平平,对,平平。

  雾青还在低着头回表情包,顺便想着将自己那怎么都无法顺畅地将青提果肉全部吸上来的饮料拍过去吐槽两句,对于这个问题那是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当场脱口而出答案:“砂金呀。“

  星深吸一口气,然后控制不住自己那“教父“一般的气场了,她扑上来,作势伸手去拾雾青的脖子:“你和那家伙谈恋爱了是吧!我说为什么你成了令使这件事只吴诉他不告诉我一一以前管人家叫小星星,现在感情淡了就变成开拓者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你要是交代不清楚的话,今天就别愚回去一一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被闺蜜背刺了的她选择直接癫狂

  雾青被她摇晃得说话声音都摇摇晃晃仿若水浪起来:“诶诶语呀一一你放开我

  我还没有一一没有谈啦!“

  星果真放开了她。

  “没谈?没谈你的表情怎么会…...怎么会荡漾成这个样子?我看星琼的表情都没你这么开心。“

  雾青叹了口气说:“是啊,你看向星琼的表情不够开心,你那是扭曲好吗?你恨不得把星琼吞肚子里保护起来。“

  星:“......不要模糊重点!快说,到底怎么一回事?7“

  雾青言简意贬地概括了一下:“就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学会了钟表把戏

  然后又因为一些特殊情况,我进了一赵他的心绪表盘。“

  星有过给奢侈品店门口的那位柯柯娜小姐调节心绪表盘,顺便看到她那一生中最「重要“的几个瞬间的经历,因此对这种情况非常理解。

  “然后呢7“

  在灯光、酒馆中躁动的节奏以及这个问题的共同作用下,雾青藏在阴影中的那大半张脸涨红且微微发烫,她的声音都压低了,嘴唇动的幅度很小

  “就…...你不觉得他很好看吗?而且相处起来就很舒服欧,就是那种…...会考虑到细节,说话方式什么的也都很舒服,然后很可靠,会一些很小但是很棒的偏门技能

  雾青其实还能说很多的。

  奈何星的那双金色的、明亮的眼睦逐渐开始灼灼地盯着她看,大有一种「你说

  你接着说“的表面冷静实际上已经开始预备爆炸的疯感。

  她压力很大的。

  于是她的声音就这样逐渐逐渐地小了下去。

  最后彻底歇了声。

  星甚至还冷笑一声:“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呢?我帮你数着呢,现在已经有七个优点了,数到二十个呗一一然后也给我数数,我都怀疑我在你心里都没有那么多优点1“

  她虽然嘴上冷冰冰还硬生生的,但是心里酸溜溜得历害。靠。

  公司的。

  他哪里说话好听了一一明明在交谈过程中就是全程在压着她往下走。

  至于其他的有点,除了长得确实还行之外,也就只剩下出手阔绰这一条是她认可的了。

  他不就是给批了几次贷款,然后在雾青去庇尔波因特的时候接待了一下嘛一一怎么就一下子突飞猛进到这个程度了

  论认识时长,他不如自己;论情感价值,他不如自己;论道德水平一一星敢拿自己背包里的那二十个祺高道德的赞许发誓,这世界上不存在可以和她竞争道德高地的人。

  “公司的人欧,对你肯定是有所图谋的,你想想,你的游戏工作室多赚钱啊,他肯定对你好,不像我,我和你好就是单纯的和你关系好。“

  星抱住了雾青的手臂。

  星:“你不能就这样抛下我去过二人世界。“

  雾青叹了口气:“别这么说啊宝贝,如果真的成功了的话,我也不会见色忘友地抛弃你的。“

  她伸手摸了摸星的脑袋:“每周的星琼我肯定还是会给你的,而且,你还可以从砂金那边定期要信用点啊。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五万十万的积累起来就很多了欧。“

  星:“你、你竟然如此决心坚定“

  雾青有些不好意思地际了眨眼睛:“其实可以先不用管这个来着…...因为还没成

  她深吸一口气,未必没有在将这一口尝尝的气吐出去的时候连带着表达少许吓息的意思。

  “我…...哎呀。“

  她干脆破罐子破摔起来。

  “我本来是想要表白的一一那时候不管是气氛还是心情都刚刚好,但是就在我要说出来的时候,就被从心绪表盘里面弹出来了。“

  雾青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着说着,嘴唇也撅起来了少许。

  “反正就这样…...错过了一次机会,然后就没再拖到合适的机会了。“

  说起这件事,雾青觉得这个世界简直就是操蛋一一她那么积极地寻拖着机会但是总不能在砂金还在医院里面待着的时候,一边给他诊脉一边说吧

  这也太离谱了。

  她继续小声说:“我还指望着,你能给我出点主意呢,至少…...至少也能够简单规划一下。“

  星:“你过分。“

  不仅不安慰她,甚至还要压榨她的脑袋帮她想怎么表白。

  “难道你就不知道我的心也会痛吗7“

  雷青继续接搓她的脑袋:“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心痛一一改天给你补三干两百星琼,能够弥补你的精神损伤了叨7“

  星际了际眼睛,然后嘲地一声坐了起来:“可以。“

  在真实的利益面前,她折腰的速度一样很快,甚至快到了让雾青歪着脑袋问她

  “你不是说公司的人逐利,所以可能对我别有企图合“的程度。

  星脸没红。

  “政呀,我这不是转念一想,觉得你的人生应该由你做主,不应该被我影响太多

  她握住雾青的手,轻轻捏了捏:“放心,我从现在开始安排一一一切交给我就好。“

  交给她就好…

  这句话从星口中说出来再怎么就让她那么不敢相信呢。

  雾青刚想吐槽,星就捍住了她的眼睡,刻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声终君现出一种带着几分油腱的气泡感:“哦,我亲爱的青宝,你只需要享受就好。“

  等等,享受

  什么亭受

  雾青愚要反抗,但是星握住了她的手腕。

  为了避免不小心伤害到她,她的动作不得不转变得小心。

  她想要出声拒绝,但是星或许比她还要了解自巳,所以她将提前准备好的一个奶酱泡芸塞进了雾青的嘴里。

  如果她不愚在快速吞咽过程中让奶油从泡芙的那个小破口中飙射出去,就只能通过努力吮吸在泡芙的另一边破开一个口子,然后先将里面的奶酱一点一点吃掉。

  在这个过程中,就连呼吸都需要小心翼翼,更别说说话反对了。

  雾青被星拖到了吧台。

  星很有大姐大气质地伸手敲了敲柜台,对着台后那个站在桌子上才能和她四目对视的皮皮西人说:“我们去楼上,房间要超大号的,叫二十个男模“

  雾青的眼普猛地就瞳到了最大。

  不是…...这是在做什么

  “我不会阻止你谈恋爱,但是在你步入爱情的坟墓之前,我愚要让你的单身人生有一个足够完美的收尾,据说匹诺康尼的很多男性会在结婚前一夜参加有脱衣舞表演的单身派对,我觉得你也需要有一一况且,我们明明曾经约好的。“

  星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沉痛,几分恨铁不成钢:“我们明明曾经约好要在匹诺康尼的酒吧里面约上一打男模。“

  但是一打是十二个,不是二十个…...雾青仍然在努力用这种非常艰难的姿势吃着泡芙一一现在泡芙的内馅已经被她吸掉一半了,她觉得自己距离能够重新恢复说话的功能已经不远了。

  话说其实点男模这种事情,她以前虽然想过但其实一直都是口啵,真正被邀请着和这种事情发生一点点还没来得及发生就断了的关系的,还是那位富婆姐姐。

  那位给了雾青白日梦酒店黑卡的富婆姐姐现在已经离开匹诺康尼了,她比较担心自己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会变得疑神疑鬼,每天都担心有真蛟虫从房间的标个角落中飞出来。

  但是没关系,虽然她离开了匹诺康尼,但是星继承了她的意志。

  她拉着雾青上楼,颇有一种逼良为.婿的意思,没忘记扭头再要求房间里多送几瓶能够让人心情变嗣的酒水,然后,她在房门被关上后,伸手指向面前那一排站好的男模,如同指点江山一样对雾青说

  “如果你觉得比起这样潇洒的花天酒地来,你还是更喜欢砂金的话,那你就去谈恋爱好了!“星大声说,“而且你不觉得在这种绿叶丛中坐着,却坐怀不乱,弱水三干只取一瓤饮的形象也很加分,很能给你的表白成功增添几率吗?“

  不觉得,这是在帮她还是在给她反向上分

  雾青终于咽下了那枚泡荣,她连忙将星的手按下:“我觉得一一“

  星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眼普一眨不眨:“我不要你觉得,我就要我觉得。“

  “我点的这些人人均身高一八零以上,八块腹肌,腰细臂巧脸也好看,服务意识超强一一你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可以说,咱可以再换的!“

  雾青:“你也没喝酒啊,现在怎么和醉了似的一一等等,你真的没喝酒吗7“

  她从她嘴里闻到了一股酒气

  不是…

  她还给砂金发了自己的定位欲

  星摇头:“我没醉。“

  星:“但你都要谈恋爱了,你都要和别人比翼双飞了你甚至不肯和我一起度过最后一个单身派对一一“

  她从一旁拿起一瓶酒,扬起脖子一口气吨吨吨干下去了一整瓶,然后将空瓶子重重地放回了桌面上,大声对着面前那些男模说:“开始表演你们的才艺!“

  “今天我就要让我姐们享受一下男.色的极乐!“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说禁止给星核精喂酒是有道理的

  青宝失败就失败在她一开始没能意识到星那么亢奋是因为喝了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ka.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ka.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